页面载入中...

《我从中国来:海外新疆人》新书读书会在京举行

admin 心情低落说说发朋友圈 2020-02-09 149 0

  谈杜甫

  对士人性格塑造起了大作用

  1953年,王蒙创作了成名作《青春万岁》,书中有一个角色,因病退学、极度消沉,每日阅读古诗打发时间,自命苏东坡。这样的角色,正是上世纪50年代中国社会的一个典型时代形象。王学泰少时也喜欢读故事,能背诵六七百首杜甫的诗,但彼时,这是思想落后的体现。

  王学泰回忆,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学校干什么都可以,大炼钢铁、开批判会、写“大字报”、彼此揭发攻击,唯独不能看书。“我对学校一点好印象都没有,遇到的老师绝大部分都是整我的。‘文革’时,学生打老师,这肯定不对,但是,‘文革’之前,师生关系就是正常的吗?”他摇摇头。

  阅读旧体诗,能慰藉王学泰的心。这其中,他尤其喜爱杜甫:“你读杜诗,就可以看到他时时刻刻都能想到国家,想到他人,人家侵犯他的利益他不怎么计较,他是特别感恩的一个人。”现实虽然苦厄不断,但王学泰仍然相信,阅读杜诗,能“使人们体会到儒家倡导的那些令人仰望的伦理观念就在身边,就活跃在人们的一言一行之中,还可以说就发生在你我的日常联系之中”。下放到偏僻山村,深夜孤灯,再读杜诗,他觉得“自己的感情和想法杜甫都替我表达了出来”。

  王学泰进而认为,杜甫实际上是儒家观念最好的践行者、传播者。杜诗中,多写别人如何帮助他,很少写自己怎么对别人好,“这就跟现代人很不一样,做了一件好事,还得写在诗歌、日记里”。从某种角度来说,杜甫的这种人格得到了发扬,“在中国文化史上,杜诗对于士人性格的塑造起了很大作用”。

  谈起杜甫对战乱中普通人的关注,年逾古稀的王学泰有点动情,潸然泪下。“现在有的年轻人,呼吁打仗,谁跟谁必有一战,我一看就特别生气”,停顿了一会儿,他用纸巾擦了擦眼睛。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《我从中国来:海外新疆人》新书读书会在京举行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